央廣網揚州7月12日消息(江蘇台記者朱亮)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近日,江蘇揚州市車檢企業負責人向媒體抱怨“不掙錢”,導致虧損的原因是,利潤的一半被揚州邗江區交通局抽走。車檢企業的利潤為什麼要交給交通局?是遭到了交通局的勒索還是背後有什麼隱情?江蘇台記者調查解開了隱藏在交通局和車檢企業之間不為人知的秘密。
  據揚州市汽車綜合性能檢測中心有限公司一位負責人介紹,2000年左右,揚州市邗江區交通局擁有屬地車輛的檢測權,而揚州市車輛檢測中心公司具備檢測實力,因此區交通局採用了政企合作模式,委托企業對區內營運車輛進行安全檢測。雙方協議約定,企業將檢測邗江籍車輛總營業額的一半作為交通局的分成,收費的名義是管理費。2011年,邗江區交通局下屬的邗江區交通資產管理中心與企業續簽了這份合同,繼續收取費用,收費的項目由管理費變成了人員經費,也就是說交通局下屬資產管理中心,70多名員工的日常工資等費用,需要由社會檢測企業來承擔。
  負責人:政府機關不好直接拿錢,他就換了個資產管理公司跟我們簽,改頭換面跟我收錢,嚴格分析下去後,你沒有設備、土地、投資,你憑什麼來跟我簽什麼協議呢?他說我提供車輛給你檢,請問社會車輛是國有資產的嗎?很明顯是政府部門收錢,變通處理的一個手法,這個錢兜個圈子以後,還是回到交通局手裡。
  據揚州市車輛檢測中心公司統計,截至目前,公司共支付邗江區交通局費用1400萬元左右,而隨著運營成本的增加,企業不堪重負,目前已經欠下交通部門數月的人員經費,該負責人表示,車檢中心已經難以為繼。
  負責人:這種比例簡直是令人發瘋,江蘇省沒有第二家收錢的,全中國沒有第二家收50%的,非常氣憤,我整個空忙。
  而另一家車檢企業揚州通安汽車檢測有限公司面臨著另外一種困境,負責人曹廣洲告訴記者,揚州市區營運車總量近2萬台,邗江區就有將近8千輛,但是他的企業卻吃不到邗江區車檢的“蛋糕”。
  負責人:不認可,到他那兒辦簽證不簽,還得讓我們把檢測的錢再退給人家,你這個本來就違法行政,我有資質,你為什麼不承認我的檢測結果呢?
  記者:你當時檢測的其他的,廣林區的,開發區的,他們都認可?
  負責人:都認可,唯到邗江不認可,那它不認可的理由在哪裡,無非就是說不給他分成。
  那麼邗江區交通局對此又是作何解釋呢?該局副局長朱瑞祥首先認可了1400餘萬元的收費,他解釋,當年交通部門的下屬公司與社會企業合作這是雙贏的局面,並且雙方這麼多年來一直在履行合作協議,現在隨著車檢行業的市場化改革,企業提出有困難,交通部門正在考慮降低分成比例。
  朱瑞祥:我們一直合作得很好,今年我們溝通了不下十次,在比例下浮的問題上即將達成協議,已經談得差不多了。
  記者提出,2013年江蘇省交通運輸廳出台了24號文件,禁止各級交通運輸主管部門以任何理由挪用或侵占綜檢站的檢測收入,為何邗江區交通局沒有執行文件規定?朱副局長解釋,文件只是規定行政主管部門不能收費,而其下屬的資產管理公司不在範圍之內。
  朱瑞祥:我們資產中心是國企,企業性質,這個是完全符合的。
  針對另一家企業,揚州通安汽車檢測有限公司提出的,無法進入邗江區市場從事運營車輛的檢測,朱副局長解釋交通運輸部門的營運車輛檢測還沒有全面社會化,未經交通部門的行政審批,就無法從事檢測經營。
  記者:公安部門只要你具備技術資質你就可以全面放開,可以檢了。但是在交通部門市場化改革還沒有進行到這一步?
  朱瑞祥:對。
  企業交一半的利潤給交通局,換取了壟斷地位,當初的合作可以說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掙錢的時候雙方相安無事,不堪負重的時候反目為敵,車檢企業和交通局的都該各打五十大板。
  有一個疑問,這1000多萬到底用來乾什麼了?按照交通局說法,交通局用這部分錢給他們下屬的資產管理中心70多名員工發工資了。似乎聽起來交通局的領導沒有中飽私囊。但是為什麼一個區的交通局會有一個70多人的“資產管理中心”,有這麼多資產需要人管嗎?如果沒有,那這些人都在做些什麼?又或者都是在“吃空餉”嗎?對於交通局的行為,專家怎麼看呢?
  南京理工大學教授、江蘇服務型政府建設研究基地首席專家程倩認為,揚州市邗江區交通局的做法是權力尋租。
  程倩:肯定是違規的,實際上從他整個歷史過程來看,它整個這樣一個操作過程,就是利用一種變通的手段,進行了一種權力的截留,它實際上把相關的利益抓在自己的手上,他不想把他放出去。
  記者:那就是權力尋租了。
  程倩:對,他這個過程實際上就是一個確保自己尋租能夠得以實現,他就是這樣一個過程。
  程教授表示,就在6月15號省委省政府下發了《江蘇省市縣政府職能轉變和機構改革的意見》,要求各個市、縣要在職能轉變上要做足功夫,特別是簡政放權和行政審批這一項,是關鍵和重點。
  程倩:這個案例它表明出來的就是什麼?邗江區交通運輸局它沒有能夠讓檢測部門有真正社會化運作的一種獨立性,權力是公共的,你不能拿過去作為獲取利益、獲取資源的一種手段,這樣一種做法實際上是直接違背我們地方政府改革的基本原則,我覺得這個案例是一個非常典型的案例。  (原標題:江蘇邗江區交通局抽走車檢企業千萬利潤 涉嫌違法斂財)
創作者介紹

銀行利率

po65powgk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